琥珀-源于神话的材质

琥珀长久以来赋予人类想象的空间。在古代神话中,太阳神的儿子Phaeton死后,他伤心欲绝的妹妹变成了黑杨林,而眼泪变为了琥珀以哀悼他。
在这些神话中蕴含着一个真相。大约四千五百万年前,亚热带森林覆盖着当时的波罗的海诸国。树脂落入土壤并埋藏在土层之下,固化并最终变为了琥珀。琥珀,通常闪耀着亮黄色或金黄色,这让人们想起太阳。颜色有时稍暗有时明亮,但这些温暖的色彩都赋予了这种宝石以独特的美丽。此外,这种宝石极易燃烧,因而在德语中被称作“Bernstein”,这个词从古德语中的“bern”衍生而来,其原意为“燃烧”。
从人类历史开篇之时起,琥珀就被人们当做宝石。在17和18世纪的欧洲,琥珀是一种国家宝物,受到勃兰登堡-普鲁士选帝侯和国王的全权控制。他们用琥珀制了成艺术品和奢侈的国家礼品,这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普鲁士国王弗雷德里克威廉一世赠与沙皇彼得大帝的琥珀宫。

琥珀工艺

琥珀以其各异的色彩,为人们提供了广阔的创作空间,不断激发艺术家、工匠和建筑师们的灵感,使他们创造出令人惊叹的艺术作品。

琥珀艺术的巅峰之作毫无疑问非琥珀宫莫属。从1701至1711年,普鲁士国王弗雷德里克一世下令当时最著名的琥珀工匠建造琥珀宫的墙板。为了打造这一“世上最昂贵的墙纸”,他几乎耗尽了整个国家的财富。

之后,他的儿子和继承人弗雷德里克威廉一世将琥珀宫作为礼物赠予了彼得大帝。1755年,这一建筑杰作被意大利设计师Bartolomeo Rastrelli安装在圣彼得堡附近的凯瑟琳宫之中,在此之后,这座宫殿很快就被人们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

琥珀宫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就已遗失。为了重现这一瑰宝的旧日荣光,俄罗斯境内最好的艺术家和建筑师被召集起来。在凯瑟琳宫博物馆工作室,他们重拾很多复杂的工艺制造方法,并将其用于重塑辉煌的琥珀宫。

典雅的手工制作  

最先引人注意的是这新款墨水笔笔杆上一环接一环的琥珀装饰,这展现了顶级的手工工艺和对技艺的挑战。

除了琥珀宫的修复者之外,还有谁更能胜任这一挑战!
正是工作室的首席工匠和负责人,Boris Igdalov,亲自监督这款墨水笔的制作过程,并将精湛的工艺与对琥珀宫艺术镶嵌和雕刻细节的热爱融为一体。

以琥珀制成的墨水笔

所有的琥珀环都是单独加工、抛光,并与镀铂环合为一体。

两种材料的相互交融引人入胜,镀铂笔帽以及琥珀笔杆互相呼应:珍贵的金属,“有机”宝石,永恒的清爽,温暖的色彩,技术之精细,闪烁的光环在此得以完美结合。

在这绝妙的交融之外,正是得益于高品质的技艺,琥珀环的单个晶粒和不同的色彩,使得每一支墨水笔都具有独一无二的收藏价值——同时也成为赠予他人或自己的理想礼品。

高质量呈现

2004年度墨水笔

每支单独编号的书写工具都放置在一个特制的笔盒中,笔盒上装饰着“琥珀之眼”,盒子内还有一份极具价值的证书手册。

证书由Boris Igdalov亲笔签名,确保每支钢笔都在圣彼得堡琥珀工作室制作而成,且制作期有限。

细节非凡

18K双色金质钢笔尖由手工装配,笔尖有三种不同宽度M、B和F号可以选择。坚固的弹簧笔夹能够确保墨水笔在衣袋中的安全性。镶嵌琥珀的镀铂笔帽可对钢笔活塞装置上的旋钮起到保护作用,以避免产生驱动性错误。

限量:2300支钢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