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和自由

很少有动物能像马一样激发人类的想象空间。在石器时代的洞穴壁画中如今仍能看到这些生物的鲜活模样。

很多神明都被描绘为坐在马背上,而某些神明更是以马的形象示人。生有双翼的珀伽索斯为宙斯带去了象征其力量的雷鸣与闪电,而作为对它的奖赏,它成为了天堂中永生不灭的星座。

虽然马比人高,但是骑手高居马上。骑马满足了人们与高级生物相融合并克服人类局限的愿望。无论是漫步还是飞驰,马与骑手的统一都能够为人们带来畅快的享受——正如现在一样。

创造与众不同之物

马尾巴的鬃毛不仅呈现出绝妙的自然美,而且还能被用于很多其他用途。

到18世纪末期,以马鬃这高雅材料制成的座椅椅套开始备受推崇。最初马鬃通过纯手工纺织,但是在1872年,专门用于加工这一令人垂涎欲滴的材料的纺织机制作成功。

马鬃的自然特性以及难以加工的特点意味着马鬃仍然只能被用于制作奢侈的家具以及奢华的时尚饰品。

只有那些完全掌握了传统手工纺织技巧的人们才能够使马鬃闪现出令人惊叹的光泽,正如多瑞特·伯杰。在寻找与众不同的时尚材料的过程中,她重新发现了几乎被人遗忘的马鬃。“它看上去十分奇妙:散发着令人惊异的光芒。”触感清爽顺滑,却坚韧耐久,这种顺滑的纤维为她提供了“无尽的可能性”。

一项几乎被遗忘的艺术

生产顶级品质的马鬃制品是一门只有很少的编织者掌握的艺术。

在德国只有一位这种专家:多瑞特·伯杰。“我一直想要学习纺纱。总感觉纺纱具有一种童话般的魅力。这种魅力始终使我为之着迷。”在接受了成为一名纺织大师的培训之后,他发现了一种属于他自己的材料。

马鬃代表着一种特殊的挑战。马的尾毛相对而言坚硬而且长度较短,因此无法被纺成连续的线。因此肯定无法通过传统方式进行编织。

为了制作2009年度墨水笔的线状构形,必须对马鬃进行精挑细选,确保颜色和厚度的一致。为了制作一厘米的织物,需要单独编织约70根马鬃,极为费时。在一根一根的编织下,马鬃逐渐呈现出变化的纹理,浅色与深色交相辉映,与墨水笔的冷色镀铂金属部件形成令人兴奋的对比——二者都以自己的方式呈现出最奢华的光辉。每一支马鬃墨水笔都绝对是一件独特的艺术品!

高品质呈现

2009年度墨水笔

每支墨水笔都有自己独立的编号,并配有一本精美的小册子和限量版证书放置在特有的笔盒内。

证书由多瑞特·伯杰亲笔签名,证明这支墨水笔为限量版,并保证墨水笔所用的马鬃是真品。

根据要求,我们可以使用您爱马的马鬃特别制作专属于您的墨水笔。

个人且专有

2009年度墨水笔为您提供专属的独特书写体验。18K双色金质墨水笔尖由手工装配,笔尖有三种不同宽度M、B和F号可以选择。镀铂笔帽能够为活塞式装置笔尖提供完美的保护,在笔帽上还刻有每支笔所独立的编号。

限量:1500支墨水笔